英国专家建议政府重新考虑群体免疫 而非无限期封闭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称,一名隶属香港西九龙总区机动部队的46岁男警长4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该名警员与3月30日确诊的西九龙机动部队男警员,几乎没有直接接触,仅知道两人共用过警署内同层洗手间,或是接触了受污染物件,如把手或洗手盆等,而受到感染。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随后,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Herd  immunity  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 but is a natural by-product of an epidemic)。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也澄清,“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这是一种科学概念。”(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

可当美国的疫情纸包不住火了,彻底暴发之后,美国政府和总统特朗普立刻改口,将他们的失职立刻都怪给了中国,更一度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这种夸张的翻脸幅度甚至让美国媒体都觉得讽刺和荒诞。

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应该证明自己‘很美国’,才能避免被歧视”的言论。

然后,杨安泽就表示他已经很久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那就是对于自己身为一个亚裔“有点羞耻”。

张竹君称,基于谨慎考虑,决定将在共用该洗手间的122名警员全部送往检疫中心检测。当中有3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因此会安排他们先到医院接受病毒测试。

他进而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亚裔美国人遭到了很多肢体和言语上的攻击,但他并不认为喊“不要种族歧视亚裔”的口号能改变什么,理由是疫情让很多人都遭了灾,很多人都有怨气。

他进而呼吁亚裔美国人向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学习,积极向美国展现自己的忠心,证明自己是个爱美国、愿意为美国做贡献的美国人,才不会再被人视作“病毒”。

“美国人不应该通过这种曲折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忠心”,一名来自日裔美国人社区的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