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两省新冠病例现单日最大涨幅 全国累计7286例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2月8日,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很多人还不清楚。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彭志勇说,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当时的新冠肺炎“主战场”仍在中国,还有医生问他,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还是global的问题。“当时我也不好说,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

国内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存在差异

中国的一些经验,很难复制到西方

广谱抗病毒药物对于新发突发病毒感染的应急性治疗可以救重症病人于危难,对于降低死亡率和缓解疫情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彭志勇: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病人数量增加后,ICU应该如何运转?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准备很多医生、护士和防护用品。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后来做了计划,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

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彭志勇的对话。

▲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新京报:国外患者出现了这些国内很少见的情况,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个人认为,面对疫情,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结果又来了一千个;治好了一千个,又来了一万个,没完没了。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所以治疗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这方面主要靠政府,医生是干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