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前线的影像记忆
来源:“战疫”前线的影像记忆发稿时间:2020-04-07 14:47:15


特朗普暗示自己并不信任总监察长,并追问了其背景:“这位总监察长,他是什么来历?他的名字是什么?”

4、撤侨计划:英国政府被质疑相对其他国家行动过慢。

“当前流行病的增长可能会使COVID-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

《国会山报》报道则指出,卫生部总监察长办公室其实是由一位名为克里斯蒂·格里姆(Christi Grimm)的女性领导。格里姆自1999年就在总监察长办公室任职,目前担任首席副总监察长。

意大利重症与麻醉协会(SIAARTI)在官网上发出的一份倡议文件中指出,必要时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设置年龄限制。在考虑医疗资源分配的时候,首先考虑病人存活可能性,其次考虑谁能在治疗后拥有更长的存活时间。此外,以上的规则不仅应当执行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中,而应当执行在所有病症的治疗中。

报道称,当被问及(若是想失能)谁将担任首相时,首相发言人说:“首相有权将责任委派给任何大臣,目前是首相,然后是外交大臣。”

报道称,在美国,如果总统去世或丧失工作能力,副总统就会顶上总统一职,而在英国的不成文宪法中,并未规定副首相的职务。自2015年保守党赢得大选执政后,副首相位置一直空置。在英国内阁手册中也没有针对这种情况的任何指南,该手册列出了政府运作的规则和惯例,但几乎没有优先次序。

“群体免疫”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群体免疫”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需要60%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的问题。

辟谣:群体免疫政策故意让60%的英国人感染?

辟谣:意大利政府已放弃治疗65岁以上老人?